甘草干姜汤 《金匮要略》:“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,其人不渴,必遗尿,小便数,所以然者,以上虚不能制下也。此为肺中冷,必眩,多涎唾,甘草干姜汤以温之。”


《伤寒论》:“伤寒,脉浮,自汗出,小便数,心烦,微恶寒,脚挛急,反与桂枝汤欲攻其表,此误也。得之便厥,咽中干,烦躁吐逆者,作甘草干姜汤与之,以复其阳。”本方原治虚寒肺痿之咳唾。


案例一:

王某,男,39岁。患小便频数2余年。

尿频不分四季,不分昼夜,平均每天15~20次。无尿痛,颇为痛苦。详询就诊治疗经过,曾在二甲,三甲医院就诊。

每次查尿常规正常,B超未见异常,膀胱镜(一),服补肾壮阳,缩尿之中药,以及清利湿热之中药,观其方有:金匮肾气丸、缩尿丸、滋肾通关丸、八正散、五苓散,以及偏方等,外敷神阙、涌泉穴等,服西药有抗胆碱及植物神经调节药,维生素、谷维素、康复锻炼均无效。患者花费1万余元。经人推荐余诊断。

刻诊:小便频数,点滴而出,不能自控,出汗,易感,手和背怕冷,面色苍白,乏力、时气短,食欲欠佳,舌淡、苔白、脉微弱。辨证为肺脾阳气虚、尿频证。

方用甘草干姜汤:炙甘草60g,干姜30g,4剂。仅服2剂,患者欣喜若狂。告知小便明显减少。服完后多年顽疾而获痊愈。

肺气虚宣降失常,不能将水液布散周身。脾气虚运化无力,生清无能,津液不能上输于肺而布全身,导致水液布而不行,上虚不能住下,土虚不能治水,膀胱气化无权,而生发小便数频了,淋漓不畅,本方炙草补中益气,干姜辛热温阳,主温肺脾之阳,辛甘合用为助阳之剂,使肺脾膀胱迅速恢复制约,调解小便之功能。


而从现代医学来看,副交感神经支配膀胱逼尿肌,抑制尿道括约肌,是与排尿有关的主要神经。干姜辛辣,服后刺激口舌黏膜,可能引起反射性交感神经兴奋而引起对抗副交感神经作用,甘草则对膀胱平滑肌,尿道括约肌有解痉、松弛作用,从而取效。临证务在善辨证候,分清虚实寒热,务在善思,心悟经方的宏大功效。



案例二:

鼻窒(zhì)案

荣女,59岁。主诉:素有慢性鼻炎40余年,经常鼻塞,流黄涕,近3个月有所加重。顷诊因日前感冒使鼻塞加重,流黄涕,副鼻窦处重痛感,压之亦痛,素有慢性腹泻,日行3~4次,舌红,苔少,脉细弦。西医诊断为“慢性鼻炎”,中医诊断为“鼻窒”,属肺脾两虚,以为温肺益气为治,甘草干姜汤主之:甘草15g,干姜10g,予7剂。

方用甘草干姜汤:

鼻塞、流黄涕及副鼻窦处重痛、压痛均消失。

甘草、干姜均入肺手太阴肺经、足太阴脾经,甘草补益肺脾为主,用量宜重,干姜温肺散寒为辅,主治肺脾虚寒之鼻鼽、鼻窒。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甘草、干姜均有镇痛抗炎、抗过敏的作用;丹皮能加强抗炎、抗过敏的作用。